西萧子

[不指定 2010/12/25 12:18 | by 白燕湾 | Via 本站原创 ]
夜黑醉美,西风煞人泪。拂晓黄昏落叶归,断烛几般醉,寥寥空杯。
执酒祭谁?欲言步几回。残风败雨伴冬雷,亭亭一剪梅,傲雪纷飞。

形自逍遥心自由

[不指定 2010/12/25 12:05 | by 白燕湾 | Via 本站原创 ]
    最是那击盆而歌的荡然,豪迈唱出生与死的羁绊;最是那望断尘世的孤单,独自描绘天地宇宙的转盘;最是那逍遥身心的独瞻,让世人见识了这样一位举世空灵的道者-----庄子。
    寄情于鹏,心志高远。
    击水三千,上九万里。天之苍苍,其正色邪?断绝尘世的束缚,追寻天外之天的高远。以其敏锐的目光,洞察历史舞台的另一面色彩。腾云驾雾,翔于云海之上,俯察大地万物。或许孤单,或许丝丝怅然,毕竟无人能懂此情此志的彼岸~然高处不胜寒!庄子,以他的淡然,笑看世态万千,依旧他逍遥自在的天道~
    无思无绪,以内为本。
    殊不知那畅游天地逍遥万物的庄子是否有过匆匆的人世驻足?然生于世间,行于世间,何适于世间?答曰:“定乎内外之分,辨乎荣辱之境!”以德修身,无我为道,便是那身处其境而心在外的另一番境界。超脱世事之外,游形于世间百态,却不为之所动。此等逍遥子游,可赞可叹!
    望穿生死,无我无形。
    还记得那蔑视一切的趣言,还记得那寄生于天地之间的心弦。天为被,地为榻,生在其中乐自哉!便是了去,也不带一口棺材!共与生灵万物存在!死即是生,生即是死。唯有那属于庄公的灵魂,继续游荡在时间与空间的界面,无形而永生!
    一曲逍遥游,唱尽多少人世悲欢?笑叹多少无稽之谈?

默奠 暮时

[不指定 2010/12/25 11:56 | by 白燕湾 | Via 本站原创 ]
      (一)
    夕阳时分,我身穿那袭白裙,执着简约的野百合,一如我憔悴的容颜。没有祀品,没有纸钿,仅有那一束即将枯萎的野百合,作为对你亡魂的哀奠…
    踏一段芳草凄凄,咏一曲星光点点。依旧是那隐约的山峦,却无法再映衬美丽的容颜。我的生命,早已随那岁月的流逝,化作了和这野百合一样的风烛残年。颤颤地扶着这墓碑的照片,这面容依旧年轻,而我却随之走远。再无泪为你咏叹!
    合手于胸前,并不是许下心愿。冥冥中似乎在等待,一种从遥远国度传来的寄言。但终究寂静无声~

    (二)
    执一草,一草;弃一草,一草。但一切似乎没有尽头,这坟头上的草,一如你根植于我内心深处的回忆,无法忘却一点一滴。我懂,它们在陪伴你无声的沉睡。在我心里,你一直都在沉睡,而且一直在我身边沉沉的睡。只是睡过了头,忘记了醒来。
    我害怕吵醒你,把你安置在这里,不让那世俗的尘埃侵染你呼吸的空气。尽管,我在此岸,你在彼岸~
    望一眼那艳红的天际线,余晖把我和你的影子拉得好长,好长…那是静立中的问候与独白。
    哼一段丁香花的曲调,才后悔没有在这墓前种满这白色的小花,衬托这夕阳下独有的浪迹,漫迹。
    夕阳无限,匆匆早已走运;
    暮色时分,原与君独言。
    轻合双目,聆听四周的声,我懂,你一直在我身边。
    万籁俱寂,悄然。

【中垚作品】孤道

[不指定 2010/08/07 19:14 | by 吕进 | Via 中垚博客 ]
月光似风
淡行人世匆匆
天马行空

萧瑟梦
再一论谁是英雄
皆匿踪

回首尽苍穹
弹指沉浮转头空
姹紫嫣红
不过江南一梦

夜莺鸣皓空
唱尽世事从容
执酒语孤松
仙雾迷蒙
道一声
空!
Tags:

岸界

[不指定 2009/12/23 15:08 | by 白燕湾 | Via 本站原创 ]
一条线,连接老人与海的诺言;
再一边,誰是誰守望的昨天?
花未眠,挥挥手昙花一现。
那边,
忘记了思念。

回首一望一千年,
只叹岁月流年。
海岸边等候的心愿,
隐隐连线。
转身又度又一天,
仅为沧海桑田。
西界里天使的容颜,
停留在九重天。

泪,化成莫名的仙,
白茫茫一片。
雨,凝固在心田,
雾霭霭几天。

倘使沉醉的一切伤了颜,
就好似忽隐忽现;
请赐予那遥远空际的神箭,
刹那间忘却昨天!

作者:吕中垚(侄女 16岁 高三)
分页: 2/3 第一页 上页 1 2 3 下页 最后页 [ 显示模式: 摘要 | 列表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