形自逍遥心自由

[不指定 2010/12/25 12:05 | by 白燕湾 | Via 本站原创 ]
    最是那击盆而歌的荡然,豪迈唱出生与死的羁绊;最是那望断尘世的孤单,独自描绘天地宇宙的转盘;最是那逍遥身心的独瞻,让世人见识了这样一位举世空灵的道者-----庄子。
    寄情于鹏,心志高远。
    击水三千,上九万里。天之苍苍,其正色邪?断绝尘世的束缚,追寻天外之天的高远。以其敏锐的目光,洞察历史舞台的另一面色彩。腾云驾雾,翔于云海之上,俯察大地万物。或许孤单,或许丝丝怅然,毕竟无人能懂此情此志的彼岸~然高处不胜寒!庄子,以他的淡然,笑看世态万千,依旧他逍遥自在的天道~
    无思无绪,以内为本。
    殊不知那畅游天地逍遥万物的庄子是否有过匆匆的人世驻足?然生于世间,行于世间,何适于世间?答曰:“定乎内外之分,辨乎荣辱之境!”以德修身,无我为道,便是那身处其境而心在外的另一番境界。超脱世事之外,游形于世间百态,却不为之所动。此等逍遥子游,可赞可叹!
    望穿生死,无我无形。
    还记得那蔑视一切的趣言,还记得那寄生于天地之间的心弦。天为被,地为榻,生在其中乐自哉!便是了去,也不带一口棺材!共与生灵万物存在!死即是生,生即是死。唯有那属于庄公的灵魂,继续游荡在时间与空间的界面,无形而永生!
    一曲逍遥游,唱尽多少人世悲欢?笑叹多少无稽之谈?

默奠 暮时

[不指定 2010/12/25 11:56 | by 白燕湾 | Via 本站原创 ]
      (一)
    夕阳时分,我身穿那袭白裙,执着简约的野百合,一如我憔悴的容颜。没有祀品,没有纸钿,仅有那一束即将枯萎的野百合,作为对你亡魂的哀奠…
    踏一段芳草凄凄,咏一曲星光点点。依旧是那隐约的山峦,却无法再映衬美丽的容颜。我的生命,早已随那岁月的流逝,化作了和这野百合一样的风烛残年。颤颤地扶着这墓碑的照片,这面容依旧年轻,而我却随之走远。再无泪为你咏叹!
    合手于胸前,并不是许下心愿。冥冥中似乎在等待,一种从遥远国度传来的寄言。但终究寂静无声~

    (二)
    执一草,一草;弃一草,一草。但一切似乎没有尽头,这坟头上的草,一如你根植于我内心深处的回忆,无法忘却一点一滴。我懂,它们在陪伴你无声的沉睡。在我心里,你一直都在沉睡,而且一直在我身边沉沉的睡。只是睡过了头,忘记了醒来。
    我害怕吵醒你,把你安置在这里,不让那世俗的尘埃侵染你呼吸的空气。尽管,我在此岸,你在彼岸~
    望一眼那艳红的天际线,余晖把我和你的影子拉得好长,好长…那是静立中的问候与独白。
    哼一段丁香花的曲调,才后悔没有在这墓前种满这白色的小花,衬托这夕阳下独有的浪迹,漫迹。
    夕阳无限,匆匆早已走运;
    暮色时分,原与君独言。
    轻合双目,聆听四周的声,我懂,你一直在我身边。
    万籁俱寂,悄然。

政治笑话:蒋介石与孙中山天堂对话

[不指定 2010/08/15 18:09 | by 吕进 | Via 本站原创 ]
今天在高东文广中心图书室看了廖信忠的《我们台湾这些年》,其中有段蒋介石与孙中山天堂对话很有意思,现转来与各位分享——
蒋介石去世后,不可避免地在天堂遇见了"国父"孙中山先生,壮志未酬身先死的孙中山非常关心民国的状况,于是问老蒋:『我死后,民国有没有行宪啊?』
"蒋介石马上回答:『有啊!有行宪,有行宪啦!』
孙中山又问:『那第一任总统是谁?』
蒋介石回答:『是我』
孙中山心想,老蒋一统江湖,确实当得,又问:『那第二任呢?』
这时老蒋不太好意思说还是自己,可又不太想说谎对不起"国父",于是回答:『于右任①(余又任)。』
孙中山高兴地说:『不错不错,书法家当总统,文学治国。那第三任又是谁呢?』
蒋中正脑筋一转,机智地答道:『吴三连②(吾三连)。』
孙:『嗯,舆论界有人出任总统,也好。那下一任又是谁?』
蒋:『赵元任③(照原任)。』
孙想了一想说道:『很好,语言学家当总统,那第五任呢?"
蒋:『是......是赵丽莲④(照例连)。』

孙中山开心的说:『太好了,连教育家也做总统了,那国家可真是越来越进步了,那第六任
呢?』
到第六任,蒋介石已经有点词穷了,於是随便呜拉的说:『伍子胥(吾子续)。』
这时孙中山有点不解了,问道:『怎麼春秋时代的古人也能跑来当总统了呢?』
老蒋只好不慌不忙的回答: 『同名同姓啦!』
国父听了若有所悟,愠中含笑的说:『该不会是林忆莲(您亦连)吧』
老蒋尴尬假装耳背的说:『....是啊,俺也喜欢吴复连(吾复连).....』
国父听了火气更高了,怒声说道:『你乾脆改名叫连....占!』
接下来应该是......老蒋也发火了,大声说:随便(水扁)啦......

【中垚作品】孤道

[不指定 2010/08/07 19:14 | by 吕进 | Via 中垚博客 ]
月光似风
淡行人世匆匆
天马行空

萧瑟梦
再一论谁是英雄
皆匿踪

回首尽苍穹
弹指沉浮转头空
姹紫嫣红
不过江南一梦

夜莺鸣皓空
唱尽世事从容
执酒语孤松
仙雾迷蒙
道一声
空!
Tags:

【转】一番风雨,几许寂寂

[不指定 2010/07/31 14:02 | by 吕进 | Via 本站原创 ]
    凡世浮沉,荡尽喧哗,宛如千年一梦忽醒。落落雨窗前,调弦拨琴,依旧是只影索然。指尖的不成曲调应和着暮春残红的喘延依依,情景如此相宜。

    浅风的低吟,晦涩的琴音,杂乱着心绪渐渐掩去往日柔软的叮咛。尘封的旧卷,模糊了记忆的前身,一段段,一层层,丝丝缕缕,隐没在无尽的暗夜深处。拾不起,忘不了。。。轮回的诺言,譬如朝露短暂。郁郁的相思,莫名的消失在一颦一舒间,默数更漏,空耗韶华,闲处惹愁!

    惊觉,抖落下的唱词,原是满腔的不知所云。。。。

    不忍自嘲。黯然收拨,倚着风声斜望檐前雨帘,骤然担心着有玉人乘雨卷帘而来。。。。荒唐的恍惚。曾数次暗自忖度是否心有暗疾,却无力回应!

    有人说,这是寂寞。
分页: 4/6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下页 最后页 [ 显示模式: 摘要 | 列表 ]